免费电话:012-3456789
新闻资讯 NEWS
联系我们 CONTACT

地址:上海市虹口区水电路 682号 天虹商务大厦

电话:021-3189563

邮箱:Eason.wang@ 71360.com

公司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新闻详情

王石:企业家精神与赛艇运动

网站编辑:蒙特卡罗官网-蒙特卡罗手机官网-蒙特卡罗平台登录 │ 发表时间:2020-02-15 22:27:34 

  推广赛艇运动,在全世界造成影响的主要是剑桥和牛津的对抗。一百多年来剑桥略占上风,但从最近十几年的记录来看,剑桥被牛津压倒了,有连续三年牛津全胜。如果从单个队员的素质来讲,绝对是剑桥压倒牛津,但结果是牛津赢。

  亚洲大学赛艇行,第一站到浙大,第二站到交大。安排到浙大是有理由的,但到了交大才发现,理由不成立。二战时期,浙江大学整个转战到贵州建学,有个专门研究中国古代科技史的李约瑟教授,代表联合国考察当时中国的教育和科研,两次访问浙大的办校情况,感受到当时的学术氛围,就说浙大是东方的剑桥。

  我现在只要在剑桥,每周一到周五,每天早晨五点半起床,六点到七点半划赛艇。去年十月在剑桥举办深潜班,不是潜水,而是到学校安静一个月,什么都不要做,早上划赛艇,然后一天时间学习、辩论、竞赛。现在推广亚洲大学的赛艇,第一站就到有东方剑桥之称的浙大。李约瑟说浙大是东方的剑桥,指的更多是学术氛围,但一个学校对学生的培养不仅仅是学术,还在于培养一种精神和修养,对于整个社会的适应。赛艇运动更强调学生学术外的户外运动,更在乎的是德智育其他方面的发展。

  除了智商,哈佛有三个条件可以优先考虑录取:第一体育好,第二文艺好,第三有一段苦难经历,这三者取其一。2001 年哈佛安排对中国感兴趣的本科生到中国实习,到北京体验两个月。万科接待了三年本科体验生,最后为了表示感谢,他们搞了一场专业水平的晚会。但这些人都不是搞音乐的,都是学医学或者其他学科的。请一位女生站出来,讲苦难经历。这是一位从越南逃出来的华侨,到了泰国湾被海盗劫持,被驱逐又被海盗劫持,最后到了美国,考上哈佛,就把这种苦难经历当作财富。

  上海交通大学的“交通”是什么意思?天地交而万物通 , 上下交而其志同。所以上海交大之所以强调是工科非常强的学校,强调学生的综合发展,和传统有关。第一站选择浙大,因为万科有七个赛艇俱乐部,杭州最强,所以肯定要选杭州。第二强的是上海万科,所以第二站才来到上海。剑桥也好、牛津也好,互相调侃,骨子里则是对对方的尊重。

  说到上海交大,不得不提西安交大。就赛艇运动来讲,中国大学里开展最好的是西安交大。中国搞的世界名校锦标赛上海交大得过第一名。而剑桥039牛津派的是第几流的队伍呢?可能是第三流的。剑桥 31 个学院,31 个俱乐部,之后才是学校的常规俱乐部,还有轻量级俱乐部,分男女队,这样一个竞争体系。我们国家现在能够形成这么一个体系的学校,只有西安交大,有七个俱乐部。今年的名校对抗赛,他们可以派出七支队伍。清华北大这两所学校的名气在中国最大,办了百年名校对抗赛,但是十年无疾而终,因为没有学生参与。

  第二段,讲一下赛艇运动的精神,以及赛艇和中国人的关系。去年八月,我第一次在南京青年奥运会上和国际赛艇协会的高级官员接触,他们知道我的身份,也知道我要竞选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。我说划了九年赛艇,话音刚落,竞赛委员会主席就把我一只手拉过去,显然他是怀疑的。但他把我手拉过去一摸就知道我是划赛艇的,是自己人,很明显感觉到他们非常客气。翻到竞选小册子其中一页,定格在我与 WWF(世界自然基金会)签定协议的照片,我是 WWF 美国基金会的董事。WWF 是国际组织,总部在瑞士,目前在全世界七十多个国家有基金会,国家之间是一个网状关系,互相平等。我第一个被美国基金会聘请为董事。听说我是美国WWF 董事成员,他们就完全投信任票了。

  2013 年 WWF 和国际赛艇协会签订一个战略合作协议,如何让 WWF 协助国际赛艇协会,推广水上运动时如何保护水资源,这就带来一个非常新的课题。奥运精神是什么?更高、更快、更强,Forum 论坛精粹040它带来的副产品是什么?兴奋剂,现在任何大赛都有大量机器测试进行反兴奋剂。如果奥运精神继续,可能遇到大危机,要重新面对全人类面临的问题。如何让更多国家参与这个高精尖赛事,青年奥运会就出来了,而且很多残障人士参加。从这个角度讲,奥运会举办一次浪费一次,都有一个奥运遗产,大量人力物力资产投入的运动场馆荒废。

  整个奥委会在探索奥运精神如何帮助环保,而赛艇协会一直走在前面,非常希望带个好头,但怎么做不清楚。突然发现我是美国 WWF 成员,他们不但信任,而且感慨竞选晚了。别人两年前就开始准备,十月份仁川亚运会就要选了,这时候出来一个中国民营企业家,两个月怎么准备?如果选不上,要给我一个职务,协助推动水上运动、保护水资源。这给了我一种支持,就更有信心了。竞选成功,有了这样一个职务,情况完全不同了。

  我去剑桥之前,已经划了差不多八年赛艇。到了剑桥之后,他们知道我有这样一个爱好,就很妥善地安排我进大学轻量级俱乐部。轻量级一般来讲就是标准级,一般亚洲选手非常吃亏,因为不限制重量,中国男子世界上最好成绩排在第四。一周训练“5+2”次,就是周一到周五每天早上七点到七点半。他们没有特招生,都是各个专业的业余爱好者。第一天训练下来,左腿肚抽筋,但人很愉悦,浑身激发一股力量。登山的过程并不美 ;划赛艇也没有愉悦的感觉。而剑桥一百多年的赛艇训练,训练方法非常科学,让人感到愉快。

  牛津和剑桥连续三年的对抗中,剑桥整体队员素质超过牛津,但比赛结果就是弱,为什么?赛艇运动强调身心形成一种精神合力。但到了剑桥,我体会到他们不符合赛艇运动精神。我喜欢八人艇,但不合练,和队员没法形成精神上合力,只是开赛之前练两次。因为我是固定浆位,是一个替补,董事长来了我就走,参赛时代替他上去,反映不出万科队的整体水平。尽管我非常热爱,但已宣布放弃,带着在剑桥合练的中国留学生代表万科参加两人组,这样符合赛艇运动的精神。突然发现,我号称很对外开放、很讲民主精神,而实际上在赛艇运动中,我表现的是一个君主地位。

  有人说西方人更讲究一种友谊和参与,其实不是。他们这种竞赛精神,夺冠的荣誉感,我觉得比中国人强,他们只有第一,这是我在剑桥体会到的精神。我觉得赛艇运动应该推广到中国。上海是赛艇的天堂,任何一个小河沟里都可以划。中国现在至少有四十个国家建设的水上运动中心,西方很羡慕。硬件绝对不是问题,问题在于中国知识分子向来是君子动口不动手,到现在依然如此。我们对于西方大学的精神、教育体制,仅仅是从工具上、逻辑上进行学习,而没有从精神上进行学习,这样走不下去,也是为什么我站在这里推广赛艇运动的原因。